华中师范古代文学考研 学长经验分享

华中师范古代文学考研 学长经验分享

作者:guwenluntan 时间:2019-03-10 分类:华中师范大学 学长学姐经验 评论:0条 浏览:63

       这篇经验来自今年考上华中师范大学古代文学专业的小傲学长,他今年被高分录取,经验中频频有闪光之处。

       小傲学长已经加入一往,今年会在一往带一对一辅导。4月份也会开免费公开课,大家关注公众号消息推送按时报名即可听课。一对一名额有限,欢迎大家联系负责教务的学姐进行报名。学姐QQ:2624309276  峰哥微信:dognyue

 


 

       先说一下这个题目的意思。吴福辉和陈子善先生曾合写过关于李叔同的一本书,书名就叫《送别·我在西湖出家的经过》。当然,我的本科不在西湖,我也并非是真的“出家”了,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确实是因为我感觉考研就像是修行一样,自从走上考研的路以来我就和苦行僧差不多。本人情况:

       我很早就有写这篇文章的冲动,前天很荣幸收到峰哥的邀请,让我写一下自己的经验,我当时就允诺了。其实也谈不上什么经验,我想我所谈的应该只是自己的一些心得和体会,以期对19年即将考研的同学们有一点点启示。

       青山湖,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在哪儿,诚然,我的本科确实就如同这片湖水一样鲜为人知。然而,说句心里话,我并不讨厌这所学校,也许是我刚刚进校的时候对它八九十年代的建筑风格和宁静淡泊的氛围并不排斥的缘故。我甚至很喜欢这里,常常去山上睡觉,看书;去湖边的亭台钓鱼,听听艺术团的戏曲,这些都是我难以忘怀的旧梦。我爱这片湖,因为备考的一年我都是在这片湖边的自习室度过的,以至于我复试的时候去了桂子山,我仍然对母校的湖山念念不忘。


       三月到五月当是人间最美的季节,我却很是彷徨,眼看着系里的学长学姐们有的顺利考研,有的也有了就职岗位,以前的闲散悠游的我竟不知路在何方,我该去哪儿。睡在床上,看着被灯光漂白的四壁和一架子书籍,我决定考研,然而考哪个学校,什么专业,哪个方向这些问题又来了,我在电脑前搜索“汉语言文学考研”,信息就像是蜘蛛网一样把我迷住,无果。我找到了我的一个从事说文古韵研究的老师,他推荐我读文字学,以后研究方言。后来我又遇到了我的院长,他让我读古代文学,以后还能向文献学靠拢,他是复旦大学陈尚君先生的弟子,我当然是听进去了。后来现代汉语语法研究也让我很感兴趣,并且拿到了100分,老师让我学语言学,还说我一定能有出息——我更加迷茫了。后来我反复地想我该怎么办,我想明白了,其实我还是对自己不够了解,我问自己是不是做好了准备,别人的意见终究难以代替自己的想法。我看了一下几乎所有的学校都要考业务综合,所以我不能把时间耗在前期的规划,我想到了牛吃草居然能长这么壮,也是因为它先将草吃下然后慢慢反刍,哪有凡事都能预于前的呢?不管怎么说,我该复习了,于是我制定了一下我的计划。


       英语方面,我有新概念英语的功底,而且四六级都能一把过,分数还不低,我就找出新三,把每一篇文章都反复背诵,默写,把好的句子记住,每天两个小时,雷打不动。到了暑期,我是紧跟新东方阅读理解专项训练,并且每个星期用一套真题做阅读测试,用一个星期去整理,消化,记忆。我在攻克阅读时通篇翻译,每篇文章逐句翻译,开始的时候是有难度的,往往都不知道在翻译什么,写的是不是人话,每篇文章翻译后对着标准译文分析,这是一个细致工作,但是确实很有效。虽然考试的时候很紧张,但是居然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花了一个小时做完阅读理解和新题型。最后虽然只考了71分,有点惋惜,但还是可以接受。

       政治我就考了67分,确实没什么好说的,但是肖秀荣值得推荐。我是十月份才真正开始的,后期也只看了考点预测和肖秀荣四套八套卷。我不知道今年会是什么情况,我当时听到不少“反押题”的声音,很多人犹豫到底背不背肖秀荣的卷子,有的一直在比较不同的版本的出入,居然一直到考前还在问我背的谁的卷子。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顾虑这些版本,但我知道,政治再不铁了心背,就真的来不及了。背的时候其实也有诀窍,一定要给答案条分缕析,标出答题点,这样就能抓住关键字词,线性记忆。

       专业课成绩还不错,毕竟考的大综合,而且今年分数压得很低。我的袁本教材是买的盗版书,当然这是我后来才发现的,所以我就一字一句仔细阅读,生怕出现错误,所以古代文学史我做的很细。除此之外,我还在笔记本上顺着教材进行梳理,卷、编、章、节顺序井然有序。尤其是明代文学部分,我都画了表格,注明先后之序。每一个小节都按照节前标目整理,然后将引文顺序单独列出,方便答题的时候引用。简而言之一句话,袁行霈四卷,我让它死去活来,我肢解了教材,又整合了教材。文学作品是一定要背的,我大二的时候就挨着背,后期差不多两三天可以滚一卷作品选,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背诵的时候要想这首诗历来如何评价,原文是怎么说的,出自谁口,见于何书何卷,并且要知道在答题的时什么情况下可以引用这首诗。如此就可以做到下笔之时,旁征博引,稍加自己的感受,就可以成为优质答案。做好了这些,古典文论,文学理论就可以触类旁通,举一反三。至于语言学,就要对着目录记忆,答题要结合例句,关键的知识点要能阐释清楚,小知识点要会串联记忆。


       专业课不能平均用力,我按照分数所占的比例来分布时间,语言学理论背完后,现代汉语则如砍瓜切菜,古代汉语和作品选可以结合起来,但是通论是一定要重视的。这些学科我的底子还行,所以就没有下很深的功夫,尤其是我利用学习训诂学的机会把王力的古代汉语通论过了几遍,后来就只看了看自己的笔记。外国文学的复习其实要搞清楚时间维度上的不同思潮,然后把不同的风格流派归纳出来,每一章的绪论讲的就是这些,答题的时候几个点也很固定,当然我这只是说备考,真正的外国文学史的研究,比较文学研究是要和哲学,艺术,美学等多门学科结合的,很深奥也很有趣。我在复习的时候曾动了大兴致去弄清楚欧洲的建筑,读艾米尔·路德维希的《拿破仑传》,去走进康德,听起了台大的哲学导论课,居然像模像样的看起了罗素的《西方哲学史》,尤其是20世纪现代派,卡夫卡的隐喻着实让人着迷,我都快忘了我是一个考古代文学的人了。

       我还记得自习室的夏天着实难熬,没有空调,而且学校也没有饭吃,只有一家早餐铺子“小红楼”,我每天早上带三笼包子,饿了便吃一个。管理员阿姨人很好给我提供免费的开水,我也养成了喝红茶的习惯,现在每天都要五包红茶包。大热的天,汗流浃背,我的衣服上的汗水不曾干透过,暑假的时候,自习室只有我一个人,我就脱了汗湿的短袖放到太阳下晒干,换上干的衣服,等到身上这件湿透了,便又换上晒干的那件。我曾是一个一天洗三次澡的文艺青年,我却能在复习的时候两个礼拜不洗澡,不换衣服。为了离自习室近一点,我在湖边租了一个房子,楼下有一个艺考生练钢琴,我那时候经常伴着琴声入睡。有一次我夜里失眠,我听了一夜虫鸣,终于体会到周作人为什么说有“那叫声金属的质感”。


       湖北的冬天是严寒的,湖边的自习室就更冷了,六点的湖边还是黑的可怕,好在九十点钟的样子太阳还能送来些温暖,我就带个小凳子坐到阳台下看书,11月到12月已经接近尾声了,有的同学从我身边走过,会带着不明的揣测问我背了几遍了,然后补上一句“你可真的是坐得住啊。”我也对他一笑而已。这让我想起了三次遇见我的院长,他都会问我复习的怎么样了啊?第一次是四月份的时候,我回答“按部就班”,后来九月了,他还是同样的问题,我也还是同样的回答,最后一次是12月18号,他问我“快考试了吧,复习的怎么样?”,我说“按部就班吧。”他点了一下头后,就不再说什么了。

       今年考上了华师,而且成绩还算拔尖儿,但没有带给我太多的意外和惊喜。我依旧记得12月24号的最后一科,我写完了最后一个句号后长吁一口气的惬意,我回过来看见答卷上的一个例句“小王明天一定会来上课。”,我就用笔划掉,写下了“我一定能考上研究生。”。我看了看窗外,还有一道残阳,我就提前交了卷,披着霞光绕着那片湖走了几公里路回宿舍,仔仔细细把那片湖瞧了个遍,我的脚被磨起了泡,我觉得还好,也没怎么疼痛难忍了。 这就是我在青山湖畔“出家”的经过。

4月3日小奡于斋公山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