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论】先秦总论(一)

【古代文论】先秦总论(一)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5-20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124

在讲解具体的知识点前,我们首先要对先秦时期文论和文化有一个整体的认识与把握,这不仅对掌握这个时期知识有提纲挈领的作用,而且可以用来应对在考研复试中被问到比较宏观的问题。

中国古代文论是中国古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古代文论的发生发展及演变以儒释道文化为背景和精神资源。古汉语“文化”一词的本义是“以文教化”,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文化”是指人的价值观念在社会实践中对象化的过程与结果,它包括了物质制造和精神创造两大部分;而狭义的“文化”则仅指人类精神活动的过程及其结果。中国的文学批评从一开始就生长在文化的母体之中,与文化有密切的血缘关系,而这种血缘关系突出地表现在儒释道三个不同的领域,儒释道文化共同构成中国古代文论的思想文化背景,我们一一来看。

  • 儒家文化与古代文论

儒家主张“礼乐”、“仁义”、“忠恕”和“中庸”之道。政治上提倡“德治”、“仁政”和“王道”。重视道德伦理教育和个体人格的自我修炼及完善。重视文艺的伦理教化功能、哀怨讽谏作用和温柔敦厚风格。儒家文化对中国古代文论的影响可概括为人格主义、功利主义和经学中心主义。

第一是人格主义,它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在文学批评中强调文学创作主体的人格形象、形成“知人论世”的批评方式、采用用自然物比喻道德的言语方式。第二是功利主义,即把文学当做一种手段和工具,这一点对文论影响极其深远。第三是经学中心主义,它到了文学批评里就造成语言中心主义,如杜甫“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 道家文化与古代文论

与事功的、有为的儒家文化不同,道家文化是超迈的、无为的。道家在社会政治领域主张无为而治,在人格哲学领域主张虚静其心,在文艺领域,塑造着一种超功利的艺术人格。道家文化对中国古代文论的影响主要表现在虚静其心、法天贵真和言外之意。

第一是虚静其心,其实类似于刘勰的“疏㵸五脏,澡雪精神”,要求排除各种名利和杂念,返回内心,在宁静中体悟生命的真意。第二是法天贵真,即以自然为法则、以真为贵,明代李贽的“童心说”与之一脉相承。第三是言外之意,道家不看重语言,看中的是语言之外的意义。王弼《周易略例》中“得意忘言”;刘勰《文心雕龙·神思》“意翻空而易奇,言征实而难巧”;钟嵘《诗品》“言在耳目之内,情寄八荒之表”;司空图的“韵外之致”、“味外之旨”、“象外之象”;严羽《沧浪诗话》“言有尽而意无穷”,一直到清代王士禛的“神韵”说都受其影响。

  • 佛教文化与古代文论

佛教中对中国古代文论影响最大的是禅宗,其北宗主张“拂尘看净”的静修,南宗则“明心见性”的顿悟。禅宗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吾性本真、熟参妙悟、境界至上,其影响从陶渊明、谢灵运、王维、苏轼、曹雪芹等作家的思想和作品中均可见出。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