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论】先秦总论(二)

【古代文论】先秦总论(二)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5-20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95

先秦时期的“文学”不同于我们现在说的文学,而是文化学术的总称,而先秦时期现代意义上的文学批评还处于萌芽期,散见于诸子百家著述中。诸子在谈论各类社会问题和文化学术问题时,对诗、乐、舞、语言、文章等问题发表了一些见解,由之阐发出一些根本的文学批评原理,主要是审美与功利的关系、寓教于乐的原则、文艺的“自然”法则,还探讨了一些诗学基本原理,这些理论成就体现着鲜明的时代特征,也奠基着整个古代的文论的发展。下面我们一一来看。

一、对审美与功利关系的探讨

老子认为“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略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反对过度追求审美与享乐,认为理想的音乐和文艺是“大方无隅,大器免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运用到文艺领域,就是内容与形式的关系问题,反对形式主义,反对华而不实。这是中国文学的一贯主张,也是文学批评的基本要求。

墨家认为“食必常饱,然后求美,衣必常暖,然后求丽,居必常安,然后求乐”,以功利作用为重。

集法家思想之大成的韩非认为“文为质饰者也”,对文和质的关系态度鲜明,把“文”看做“质”的装饰,是“质”的附属物。并且坚持文“以功用为之彀”,无助于法制的文艺作品应该废弃。所以法家一向不看好文学。

儒家对此提出了寓教于乐的原则,以“中”的辩证思维很好地解决了审美与功用的关系问题孔子在探讨哲学、政治问题时经常涉及时和乐,以诗乐为阐述和传播礼制观念的手段,以礼治人,以乐化人。

  • 对文艺“自然”法则的高扬

   如果说审美与功利关系的探讨更侧重于的是文学写什么,那么文艺“自然”法则就是确定文学该怎么写。孔子认为“辞达而已矣”,认为过度的文辞过度修饰是不恰当的。庄子则看到了语言的局限性,不屑于“落马首,穿牛鼻”式懂得违反天然的文艺,强调摆脱语言的束缚,提出“得意忘言”说,启发人们追求文艺的意境。

  • 以儒家诗论为中心的文学批评的形成

先秦时期的文学批评,其主要内容是关于《诗经》的评论,其中成就最髙的是孔子及儒

家诗论。孔子著名的“兴观群怨”说,为全面地总结了文学艺术(主要是诗歌)的各种功能;孟子则提出“以意逆志”、“知人论世”的文学批评方法以及“知言”、“养气”的文艺创作观念;《易传》关于“象”的理论,对卦爻辞特点的概括,对言、象、意关系的论述,已涉及到艺术形象、文学表现方法及创作规律等间题。总之,先秦是我国古代文学理论批评的萌芽期,古代文学理论批评中的重要命题几乎都萌生于这一时期。

  • 诗言志——开山的纲领

《尚书·尧典》中载有:“诗言志,歌永言,声依采,律和声。”《左传·襄公二十七年》

中有“诗以言志”。朱自清作《诗言志辨》,认为“诗言志”是中国诗论开山的纲领。许慎《说文解宇》云:“诗,志也,志发于言。从‘言’,‘寺’声”,将“诗"解释为“志”。闻一多《歌与诗》在谈到“诗言志”的时候指出:“志有三个意义:一,记忆;二,记录;三,怀抱。”以上所说的“志”都是指政治怀抱,与礼和教化是分不开的,还不是指人的情感,与后来陆机在《文赋》中提出的“诗缘情”尚有不同。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