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论】先秦孔子的文学批评

【古代文论】先秦孔子的文学批评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5-20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89

 孔子是儒家文化的创始人,也是儒家文学理论批评的奠基人。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文学思想,对几千年来中国的文学创作和文学理论批评,产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影响。其最重要的文学批评可概括为兴观群怨、文质彬彬、“中和”和“思无邪”。

  • 兴观群怨——论文学的社会作用

孔子论诗,主要是从政治和教育目标着眼。《论语·阳货》中记载:

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此即“兴观群怨”说,它是关于如何通过诗歌表达情志所能发挥的社会作用的比较全面的概括,也流露出孔子对诗歌艺术特征的见解。这是文学思想史上创造性的提法,长期影响着中国诗歌创作与评论的发展。

“诗可以兴”是就诗的审美作用而言的。孔子看来诗歌对人们的思想感情有启发、激奋的作用,可以引起联翩的想象,进而引导和推动人们去发展、完善人性。这说明孔子对诗的情感特质和美感作用有着明确的认识,而且注意到诗歌的美学作用是作者与读者共同创造的。

“诗可以观”是就诗懂得认识作用而言的。诗歌是反映生活现实、人物情态的,因而读者通过诗可以观察社会、了解社会,可以考察政治的得失好坏,懂得风俗的盛衰兴替。这表明孔子对诗的认识作用的充分肯定。值得注意的是,“观”的作用不限于“采诗观志”的统治者,一般读者都可以从诗中获得对社会、政治、风俗的了解和认识。

“诗可以群”是就诗懂得团结作用而言的。孔子认为学诗可以使人们统一思想,提高认识,交流情感,加强团结。孔子强调“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要求人们互爱互助,和谐交往。

“诗可以怨”是说诗可以用来批评政治。抒写不满,泄导人情,也就是肯定诗具有批评、讽刺的作用。但这种“怨”不仅仅局限于对政治的批评,也包括社会其他生活方面的内容。且这种“怨”的情绪可以通过写诗来抒发,同样可以通过读诗,与诗中表达的“怨”产生共鸣,从而使之化解、消散。

“迩之事父,远之事君”说明孔子把“兴观群怨”最终归结到诗为礼治服务。因为这种价值功能是外加的,并非文学作品的本质所在,那么在借助诗歌来谈政治、伦理及其他学术问题时,难免断章取义,借题发挥,阐说的对象和原诗的本意常是风马牛不相及,开了后来经学家任意曲解诗义的先河。

  • 文质彬彬——论文学内容与形式的统一

《论语·雍也篇》云:“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这里的

“文”与“质”分别指君子人格的内在品质与外在仪表。孔子关于文质的论述,被运用于文学创作之中,成为儒家文论关于内容与形式的基本理论。孔子论文,既重文学作品的形式, 也重文学作品的内容。《左传·襄公二十五年》载孔子言:“志有之:言以足志,文以足言。不言,谁知其志?言之无文,行而不远。”文釆能使言辞得以充分地表达,没有文采,言辞就不能传之久远,表明孔子认为文学作品的形式对内容有着重要的意义。孔子同样重视文学作品的内容,《论语·八佾》云:“子夏问曰:‘巧言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这是以绘画先要有好的质地,而后才可施以五彩为喻,来说明作品必须先有好的内容,然后才有可能进行修饰和加工。孔子文质并重,要求的是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统一,他还把这种要求表述为“尽善”、“尽美”。而孔子这种内容与形式并重的思想,正是先秦儒学既重品质又重语言的道德观在文学领域的具体表现。

  • “中和”与“思无邪”——论文学批评的标准

孔子的文学思想还渉及到了文学批评的标准、尺度等问题。孔子在总评《诗经》三百篇

时提出了"思无邪” 的文学批评标准:“《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论语·为政》。孔子的“思无邪”主要是针对作品思想内容的批评标准,既要求作品思想的内容符合儒家礼教,又要求情感的艺术表达符合“中和”之美。

《论语·先进》 载孔子语:“过犹不及”,意为超过了与赶不上同样是不好的,其中就体现了“中和”的思想。将“中和”这种礼治思想用于文学理论和批评,就形成了儒家“中和”之美的审美批评标准。而孔子“思无邪”论即包含了这种审美标准。孔子在运用“中和”的审美标准来谈论文艺表达情感的问题时,提出了“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原则。这就是说,好的文艺作品表达感情应该适度,欢乐而不放纵,哀怨而不过于悲伤,总之是要求文艺作品表达感情耍有节制。对孔子关于《诗经》“思无邪”的批评标准,如果不仅仅从思想内容方而来理解,而是从感情的表达要有节制这一“中和”之美的角度来解读,才能真正领悟其中的合理内核。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