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学】晏几道、秦观、贺铸的词

【古代文学】晏几道、秦观、贺铸的词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5-20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43

知识点提要

  1. 晏几道:继承花间传统,抒发对爱情至死不渝的追求,将身世之感融入其中,展示如梦如幻的艺术境界,造语平淡而含情极深,语短情长。
  2. 秦观:最为当行本色(情感真挚,语言优雅,意境深婉,音律谐美,韵味隽永)的婉约正宗,采小令之法入慢词,将身世之感打并入艳情,是伤心之人的伤心之词,风格清丽,周邦彦得其清,李清照得其丽。
  3. 贺铸:个性奇特,即有豪侠的悲歌,又有凄婉的柔情,豪侠开辛派之先声,密丽启梦窗之格调。

结合作品理解

  1. 晏几道:晏几道的词以小令为主,继承了其父晏殊所承传的“花间”传统,写那些令人回肠荡气的男女悲欢离合之情。不同的是,晏殊的词中多一些哲思,多一些对人类普遍情感的感受和思考,而晏几道则专注于男女离合的挚情。与此前的词人所写的恋情不同,晏几道词中思恋的对象是明确具体的,他对爱情至死不渝的执著追求也是在此之前所罕见的。如其名作《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就是明确为怀念一个叫小蘋的歌女而作的。此外,晏几道善于用平淡的语言、常见的景物,表现不同寻常的深情,如《少年游·离多最是》。
  2. 秦观:冯煦在《嵩庵论词》中说秦观的词是“词心”,所论颇是。秦观用心写词,他虽然同传统的婉约词人一样,主要写一些别恨离愁,但他的词中渗透着浓厚的个人身世之感,如《踏莎行·雾失楼台》中,“失”、“迷”、“孤馆”、“杜鹃”等字眼,都渗透着他失意的悲苦和血泪,最后一句“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更是倾注了自己的无奈、怨愤、不解、愁苦等复杂的情感。另外,秦观将小令与慢词互补,以小令手法入慢词,弥补了慢词缺乏韵味的缺点,达到情韵兼胜。如其名作《满庭芳·山抹微云》。
  3. 贺铸:贺铸是一个同时具有豪侠和书生两种气质的词人。程俱在《贺方回诗集序中说》“方回少时侠气,葢一座驰马走狗饮酒如长鲸,然遇空无,有时俛首北窗下,作牛毛小楷,雌黄不去手,反如寒苦一书生”,可见贺铸个性气质十分独特,也因此他能够驾驭两种不同甚至相反的词风。表现其豪侠气质的作品如《六州歌头·少年侠气》,表现其温婉柔情的作品则有《鹧鸪天·重过阊门万事非》。

加深印象

对于晏几道和秦观,我们都说他们的词中有身世之感,都是伤心之人,但具体的伤心程度应是有所不同的。

晏几道是晏殊的小儿子,他的人生并不像晏殊那样顺风顺水,他为人执著痴情,又孤傲耿介,黄庭坚在《小山词序》中说晏几道有“四痴”:“仕宦连蹇,而不能一傍贵人之门,是一痴也。论文自有体,不肯一作新进士语,此又一痴也。费资千百万,家人寒饥,而面有孺子之色,此又一痴也。人百负之而不恨,己信人,终不疑其欺己,此又一痴也。”然而他并不想改变自己去迎合环境,所以他把人生的主要精神寄托放在纯粹美好的爱情上,因此当他爱情失意时,便感到万分的痛苦,于是便将这种痛苦发而为词。

而秦观的痛苦则来自于对自我人生价值的怀疑以及内心的彷徨无措。中国古代的读书人往往以仕宦为唯一出路,读书人最大的人生价值就是做官,辅佐明君开创盛世。而北宋中后期的当争使得秦观无辜被贬,一贬再贬,而秦观生性不像东坡那般豁达,连续遭遇贬谪之后,秦观对实现自己人生价值感到无望,丧失了对生命的信念。所以就程度而言,秦观的伤心更甚于晏几道。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