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学】辛弃疾词

【古代文学】辛弃疾词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5-20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110

知识点提要

  1. 开拓词境:金戈铁马、虎啸风生、气势豪迈的英雄形象;用词记录自己的人生行藏,词中的抒情人物的形象不仅丰满鲜活且又立体感、变异性、阶段性;对心灵世界的深广开拓和对社会的理性批判;田园词。
  2. 艺术成就就:密集的军事意象;以文为词,将古文辞附中古文辞赋中常用的章法和议论、对话等手法移植于词;刚柔并济,亦庄亦谐的风格。

结合作品理解

  1. 在辛弃疾之前,词的世界里主要出现了三类抒情主人公,唐五代的红粉佳人、北宋时的失意文士和南渡初年的苦闷志士。及至稼轩以英雄豪杰军人之姿横刀跃马登上词坛,又拓展出一类虎啸风生、气势豪迈的英雄形象。像曹刘孙这样的三国英雄就常出现于辛词中:“英雄事,曹刘敌”(《满江红·江行简杨济翁周显先》),“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2. 辛弃疾承继了朱敦儒将一生完整行藏写进词中的方法,有意“要写行藏入笑林”,他笔下的抒情人物形象也随着辛弃疾的人生步入不同阶段而变化。少年时是沙场点兵的将帅:“少年横槊,气凭陵,酒圣诗豪馀事”(《念奴娇》),中年时是失路英雄:“试弹幽愤泪空垂”(《鹧鸪天》),被迫退隐后,变为一个村叟“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晚年,是一个仍执着于复兴事业但逐渐失去了往日的狂傲与乐观的衰翁:“功名妙手,壮也不如人,今老矣,尚何堪”(《蓦山溪》)。
  3. 南渡词人的情感世界已由个体的人生苦闷延伸向民族社会的忧患,辛弃疾继承并弘扬了这一创作精神,表现出更深广的社会忧患和个体人生的苦闷。如《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充分表现了英雄心灵世界的丰富性和曲折性。
  4. 贬谪后的总共二十多年的农村生活,让辛弃疾熟悉并热爱农村土地,并对农村村民和山水景致做了多角度描绘,给词世界增添了极富生活气息的一道清新自然的乡村风景线,如《清平乐·茅檐低小》、《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等。
  5. 抒情意象的军事化,是稼轩词独特的艺术个性和主导风格,密集的军事意象群,连结成雄豪壮阔的审美境界,最能体现辛词的个性特色,也反映出两宋刺史的又一重大变化,词中女性的柔婉美让位于血性男子的力度美和崇高美。如《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等。
  6. 辛弃疾在苏轼“以诗为词”的基础上进一步“以文为词”,将古文辞赋中常用的章法和议论、对话等手法移植于词。此前的柳永以赋为词,是将赋的铺陈手法应用于词,辛弃疾则是将经史子集的语言用于词中,不仅赋予古代语言以新的生命活力,而且空前地扩大和丰富了词的语汇。如“叠嶂西驰,万马回旋,众山欲东。正惊湍直下,跳珠倒溅,小桥横截,缺月初弓。”(《沁园春》),咋读之下像极了散文语句。

稼轩词写豪气而以深婉之笔出之,如《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写柔情,则又渗透着英雄的豪气,如《青玉案·东风夜放花千树》。此外,稼轩词风格的多样化,还表现在嬉笑怒骂,皆成佳篇,亦庄亦谐,俱臻化境,如《卜算子·千古李将军》写贤愚颠倒,严峻而不乏幽默。

加深印象

为何辛弃疾能理性批判?文学史上,又不少作家都曾有过表达自己建功立业的决心或者自己有相应能力的作品,例如曹植、陈子昂、李白等。但辛弃疾和他们有一个本质上的不同,他是真真正正有过军功,带过军队的。辛弃疾确实有一定的军事才能,早在归宋初期,他就曾向宋孝宗上《美芹十论》以陈述自己对时局的看法以及收复故土的一系列措施。因此,他能够保持着一个军事家的冷静头脑,理性看待时局,而不是空言报国,一味喊着北伐。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