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文学】周作人的散文特征

【现当代文学】周作人的散文特征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5-21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259
  • 知识点提要
  1. 提出了“美文”的概念,大力倡导个人化的小品散文
  2. 强调散文的“言志”,推崇独抒性灵、不拘一格的小品文,表现真实自我,书写自然性情
  3. 其散文创作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创作倾向,一类浮躁凌厉,另一类冲淡平和。
  4. “闲话”体式的散文独具一格,冲淡平和的简单味含蓄深沉,浓郁的“趣味性”以反讽的方式表达着作者对现实生活的不满,文体结构、语言运用等方面建树颇深。
  • 结合作品理解
  1. 周作人的散文,一类是批判旧文明和讽喻现实的议论性散文,少温柔敦厚之风,多犀利辛辣之气,体现出浮躁凌厉的风格。《偶感》《死法》等谴责了反动军阀政府屠杀进步学生和无辜群众的暴行,《新中国的女子》《吃烈士》赞颂反抗者英勇不屈的精神,给民族败类以巨大的讽刺。
  2. 周作人的另一类散文,抒发自己的生活情趣,平和冲淡的“悠然南山”式的小品,《故乡的野菜》中,从妻子买菜的日常琐事中联想到浙东乡间小儿妇女采菜的故事。
  3. “闲话体”的散文,大多从自我出发,写所见所闻、所思所感,旁征博引,蕴含着深刻的思考以及丰富的社会知识。《苍蝇》中,引用有关苍蝇的典故,旁征博引,古今中外,表达了“以一切生物为兄弟”的温情态度,体现出士大夫般的闲情雅致。
  4. “简单味”的散文特征,在《死法》一文中甚至避开对于制造惨案者的正面谴责,反而借助讨论人世间的种种死法,控诉反动军阀用最“文明”的方法,杀害青年学生的罪行,达到含蓄深沉的艺术效果。
  5. “趣味性”使周作人的散文幽默诙谐,含蓄委婉,以反讽的方式来凸显其趣味。《吃烈士》中在为烈士为国捐躯的英雄壮举感动的同时,揭露了为帝国主义作帮凶的民族败类的卑劣行径,“但闻‘吃烈士’一语觉得很有趣味,故作此小文以申论之。”

  • 加深印象
  1. 周作人的思想是复杂的,他在《两个鬼》中曾经坦言自己身上有“两个鬼”:绅士鬼和流氓鬼,并宣称“我爱绅士的态度和流氓的精神”。

    随后,他又在《泽泻集》的序言里表明,“希望在我的趣味之文里也还有叛徒活着。我踌躇地将这小集同样地荐于中国现代的叛徒与隐士之前。”这里所说的叛徒和流氓,其实就是参与民主革命与文学革命的积极进取精神,而所谓的绅士或隐士,则是周作人逃避现实的消极隐逸思想的反映。这两种思想的复杂交织,折射在其创作上,便体现出了“浮躁凌厉”和“冲淡平和”的两个创作类别。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