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学】记言文之祖——《尚书》

【古代文学】记言文之祖——《尚书》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5-24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74

知识点概要

我国散文的最早源头,可以追溯到甲骨卜辞。殷人用龟甲、兽骨占卜,占卜后把占卜日期、占卜人,所占之事,有的还包括日后吉凶应验情况,刻在甲骨之卜兆旁,此即甲骨卜辞。这些卜辞所记的内容相当丰富,包括祭祀、农业生产、田猎、风雨、战争、疾病等许多方面,真实朴素地反映了殷商时期社会生活各方面的状况。甲骨卜辞记事比较简单,不成系统,但未经后人加工,保持了商代记事文字的原貌。这些占卜之辞,短的只有几字,长的有百余字,

可看作是先秦散文的萌芽。

《尚书》在时间跨度上与甲骨卜辞和铜器铭文相近。《尚书》即上古之书,是商周自汉记言史料的汇编。《尚书》有今古文之分,今文是秦焚书后汉初经师所保存、用当时通行的隶书写的;古文是武帝时陆续发现的古本,是用古文字写的。古本中有的篇是今本也有的,有些是多出来的,后来都亡逸了。今存《尚书》共五十八篇,除三十三篇为今古文《尚书》所共有,其余都是东晋人所伪造的《古文尚书》,不可信。《尚书》即上古之书,从前称为“书经”,分为《虞书》《夏书》《商书》《周书》四部分。

结合作品理解

    《虞书·尧典》等记载了尧、舜、禹等人的传说,是后人的追述,不是当时人的记录。《商书·盘庚》是可靠的殷代作品,也是我国记言文之祖。《盘庚》记录了盘庚要迁都于殷,世族百姓普遍反对,他为说服众人而发表的训辞,古朴艰涩,语言有一定的感情色彩和形象性。如“若网在纲,有条而不紊。”“若火之燎于原,不可向迩,其犹可扑灭?”比喻生动贴切,至今仍活在我们的语言中。《周书》主要是诰与誓两种文体,记周公言论最多,《洛诰》、《无逸》、《立政》是告诫成王之言,《大诰》是对诸侯的训令,《多士》、《多方》是对殷民的训诫,《康诰》教训康叔如何治理殷民,《君奭》是周公与召公的谈话。周公的这些谈话和训令,反映了周公的心态,周人的政治思想和周初的社会关系。

加深印象

  《尚书》所记基本是誓、命、训、谐一类的言辞。文字古奥迂涩,所谓“周诰段盘.佶屈聱牙"(韩愈《进学解》),就是指这个特点。但也有少数文字比较形象,朗畅。例如:“若颠木之有由檗,天其永我命于兹新邑。…若网在纲,有条而不紊;若农康田,力穑乃亦有积.–若火之燎于原,不可向迩。”《盘庚》“无偏无陵,遵王之义;无有作好,遵王之道;无有作恶,遵王之路。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无反无侧。王道正直。”《淟范》

《尚书》文字古奥典雅,语言技巧超过了甲骨卜辞和铜器铭文,而且这些文诰都是单独成篇,有完整的结构,对先秦历史叙事散文的成熟有直接的影响。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