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文学】鲁迅《故事新编》创作特征

【现当代文学】鲁迅《故事新编》创作特征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5-31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260
  • 知识点概论
  1. 《故事新编》从题材上分为两类三种,一部分来自于历史、预言、神话、传说,另一部分来自于真实故事,是历史的真实与艺术虚构的统一。
  2. 《故事新编》的总体风格是从容、充裕、幽默与洒脱。

  • 结合作品分析
  1. 整本《故事新编》都是“起死”:是身处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鲁迅对记载在“故事”里的古人进行新的激活,鲁迅关注的古人,全是中国古代神话英雄与圣贤人物,都是居于高堂圣殿,是神圣不可触犯的,而鲁迅把他们拉回日常生活情境中,抹去了英雄主义、浪漫主义的神光,还原于常人与凡人的本相。如《奔月》里鲁迅不写射日英雄后羿当年的赫赫战功,而是竭力铺写其功成名就,由英雄变为凡人“以后”的遭遇与心境:不仅是外在的冷落、遗忘,弟子的背叛与亲人的离弃,更是昔日战土中失去了对手的倦怠与无可着落,以及纠缠于琐屑的日常生活,自身精神的平庸化,是关于“先驱者命运”的思考,这显然渗入了鲁迅自身的生命体验,并能引起当代读者的共鸣。
  2. 有意打破时空的界限,采取了“古今杂糅”的手法:小说中除了主要主人公有典籍记载的根据之外,还创造了一些次要的喜剧性的穿插人物,他们的言行中,加入了大量的现代语言、情节与细节,如《理水》“文化山”上的许多学者既以古人身份出现,又张口“OK”闭口“莎士比亚”,显然将古今融为一体,他的目的是要在古今相通之中,以现代照亮古代,更有力地揭示古代人与事中没掩盖了的真相。
  3. 《故事新编》是鲁迅迅速打破文体界限,以杂文入小说的一次有益尝试,如在《起死》里,庄子与乡下汉子开展论战,让庄子的相对主义哲学赤裸裸地当场出丑;鲁迅还在小说后半部分创造出一个现代巡警,让他说破巡警局长都是庄子的崇拜者,最后庄子也是在巡警的保护下落荒而逃的。如此放肆地将已经被神圣化与神秘化的古代哲学戏谑化,这本身就显示了鲁迅的一种眼光和胆识。人们从这类戏谑化的描写中,看到了鲁迅杂文的光芒。
  4. “庄严”与“荒诞”两种色彩与语调,互相补充渗透与消解,如《铸剑》的前半部分也是一个悲壮、崇高的复仇故事,小说结尾复仇完成之后,也出现了“万民观瞻”的狂欢节场面:复仇者与暴君的骨头混在一起同被展览,复仇的神圣也被消解全无,尽管鲁迅在感情上始终倾心于复仇,但他仍然以怀疑的眼光,将在看客面前复仇的无意义揭示给人们看。
  • 加深理解

鲁迅杂文是一部生动形象的近代现代中国社会史,对于国民性的批判比其他小说更直接,更锐利,包含了丰富的社会经验。鲁迅的杂文中出现了一位极为鲜明的议论主人公形象,体现了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精神。体现出诗与政治的结合,形象化与逻辑性的统一的共同特色,问题样式十分丰富,前期深沉冷峻,后期多姿多彩。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