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论】西汉学者对屈原及其作品的评价

【古代文论】西汉学者对屈原及其作品的评价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5-31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47

知识点概述

屈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伟著名的爱国诗人,他的作品与《庄子》一同开中国浪漫主义文学传统,香草美人意向系统更是推进了比兴手法在中国古典诗文中的发展。屈原的价值在同时代即已被发现,两汉时期文人学者也对屈原及其作品表现出了足够的兴趣,给予了充分的重视。

具体分析

西汉贾谊的《吊屈原赋》是一篇骚体赋,文章深情追忆了屈原的政治遭遇,“鸾凤伏竄兮,鸱枭翱翔。闒茸尊显兮,谗谀得志;贤圣逆曳兮,方正倒植”,将屈原比为“鸾凤”,称为“贤圣”,体现了对他高洁人格和政治才能的赞赏,对屈原进行悼念的同时也有自伤身世之感。除此之外,刘向还作《九叹》以悼,对屈原及其作品展现出由衷的赞赏。

西汉淮南王刘安被认为是汉代第一位对屈原及其作品作出评论和解读的人,他认为“《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悱而不乱,若《离骚》者,可谓兼之”。他认为《离骚》兼容了《国风》和《小雅》“不淫、不乱”的优点,言情而不过度,怨刺而不乱政。刘安还将屈原的人格与文章联系在一起,他的“志洁行廉”使得文章“指大义远”,正如后世“文如其人”的评价。

司马迁的《史记·屈原贾生列传》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篇作家作品专论文章。司马迁从自身遭际出发,对屈原及其作品表现出深刻的理解,对屈原直身遭谗、无辜被贬表示深切的同情,对屈原忠贞高洁的人格精神表现出无限的敬仰。在作品方面,司马迁十分赞同刘安对《离骚》的评价,将其评论全部引用入《史记》中。在《太史公自序》中还有“作辞以讽谏,连类以争议,《离骚》有之”,表现出他对《离骚》讽谏作用的肯定。

西汉末年的扬雄对屈原的文学才华评价很高,称屈原的赋诗“诗人之赋”,又说“赋莫深于《离骚》”,为屈原在《离骚》中所表达的思想而打动,以至于“读之未尝不流涕”。而对于屈原“沉身”的人生选择,扬雄持批判态度,“君子得时而大行,不得时则龙蛇,遇不遇命也,何必沉身哉”。扬雄的批判是包含着惋惜的,他责怪屈原不会因时而变通,当政治受挫时,大可避世全身,等待时机,而不应选择“沉身”这种极端的做法。扬雄因自身的性格与生平遭际,是抱着儒家明哲保身、处事中庸的思想对屈原的选择进行评价的。至于《离骚》中怨怼的内容,扬雄从儒家正统文艺思想出发进行了否定,将礼教作为一切行为的前提,对君上的谏言扬雄是肯定的,但对君王的怨怼,扬雄认为不符合君臣之道。他在《法言·君子》中说到,“丹青初则炳,久则渝,渝乎哉”,以丹青时间久了褪色来比喻屈原最初忠,后却怨。

加深印象

西汉楚辞学已经十分发达,学者对屈原及《离骚》的评价不一而足,上述几位只是其中较为著名的代表。在他们对屈原与《离骚》的评价中我们能窥见他们自身文艺思想的痕迹,也能看到共同时代背景带来的影响。从黄老之治下的西汉初年到宣帝年间,甚至武帝时屈原仍然饱受肯定,但到了东汉,情况将会发生变化。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