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学】《韩非子》

【古代文学】《韩非子》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6-06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89

知识点概要

韩非是战国后期法家学派代表,其因口吃不能道辞,却长于撰述,为荀卿弟子。韩非任法术而尚功利,信赏必罚,排斥仁爱。他坚决反对复古,主张因时制宜,认为当今之世还有赞美尧舜鲧禹汤武之道的,必为新圣所笑“,这与孟、荀之说相反。韩非曾屡次上书谏韩王任用贤人富国强兵,韩王都不能用。“于是韩非疾治国不务修明其法制,执势以御其臣下,富国强兵而以求人任贤……悲廉直不容于邪枉之臣,观往者得失之变,故作《孤愤》、《五蠹》、《内外储》、《说林》、《说难》十余万言。”该书在先秦诸子中具有独特的风格,思想犀利,文字峭刻,逻辑严密,善用寓言,其寓言经整理之后又辑为各种寓言集,如《内外储说》、《说林》、《喻老》、《十过》等即是。

结合作品理解

《韩非子》一书共五十五篇,从文章内容看,可分两类:一类是政论文;另一类是汇集历史故事和寓言为资料以便说理的文章。

前一类作品包括《五蠹》、《说难》、《孤愤》、《显学》、《亡徵》等著名篇章。这类文章内容宏富复杂,说理透彻,既长于分析,又善于概括,表现了一种犀利峻峭、锋芒毕露的风格,是先秦理论散文的进一步发展。如《亡徵》篇一连举出了四十七条国家致亡的徵象,郭沫若称之为“奇文”;如《说难》论述对人君谏说之难,顺之以招祸,逆之而致祸,稍不留神便命丧身亡,列举谏说的种种困难,提出针对不同情况,采取种种不同的进言方法,对社会和人君心理进行条分缕析,鞭辟入里,缜密透彻,犀利刻削,入木三分。韩文中的长篇大论,如《显学》、《五蠹》、《孤愤》等,都写得波澜壮阔,发挥得淋漓尽致。而短篇往往则就一个问题深入论述,辞旨简洁爽利。如《难一》、《难二》、《难三》、《难四》中的28个短篇,借评论史实批驳不同意见,阐述自己的政治主张,驳论辩难,仍是其冷峻文风的体现。

第二类文章,主要包括《说林》上下、内外《储说》等篇章。其中汇集了许多著名的故事,有浓厚的文学趣味。如客以不死之道欺燕王《外储说左上》的故事,画出了统治者愚昧无知的形象;郑人度足买履《外储说左上》讽刺了头脑僵化的人;楚人卖珠饰椟《外储说左上》讽刺了专务外表的人;齐景公下车求速《外储说左上》讽刺了性情急躁的人;南郭吹竽《内储说上》、刺端刻猴《外储说左上》,讽刺了欺世盗名的人;螝虫相龁 《说林上》,喻同类相残;三虱食彘《说林下》,喻多藏必厚亡;《韩非子》的寓言故事主要取材于历史事迹和现实,很少拟人化的动物故事和神话幻想故事,没有超越现实的虚幻境界和人物。

加深印象

唐代文学家李翱称《韩非子》“足以自成一家之文,学者之所师归也”。明代文人更是“艳其文词,珍为帐中物也,靡不家习而户尊之”。清代户文朔也说:“非之辞辩锋锐,澜翻不穷,人以其故尤爱之。”时至现代,郭沫若曾将它视为先秦散文的“四大台柱”之一。但现今却有人认为:“韩非的文章,是理论文字的收获,它已与文学分道扬镰了。”这种看法是不很妥当的。凡是认真读过《韩非子》的人,都不难发现,韩非已把哲理的探索、现实的思考与文学的表现手法紧密地结合了起来。他无论是述释哲理,还是发表议论、辩驳是非,都十分注意谋篇布局,十分注意遣词造句,并尽量利用各种有效的艺术表现手法,使文章写得周详细致、峻峭动人。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