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文学】老舍的市民世界在其创作中是如何体现的

【现当代文学】老舍的市民世界在其创作中是如何体现的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6-10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19
  • 知识点概要:

老舍笔下的市民世界分为四个层次,分别为老派市民、新派市民、理想市民和底层市民

老派市民:老舍笔下的老派市民,敦厚而质朴,却也因长期稳定地生活在皇城根下,面对动荡不安的社会局面,不乏一些老派市民所独有的劣根性。面对种种属于个人的却又不乏民族烙印的劣根性,老舍先生则持有一种温和的批判态度。

新派市民:对待西方文化,老舍先生始终保持着严谨甚至是抵触的态度,其笔下的新派市民,一味盲目地追求新潮,老舍将新派市民的形象与行为加以漫画式夸张地放大,更显其滑稽与可笑,并通过其滑稽的行为表现作者严厉的批判态度。

理想市民:老舍笔下的理想市民,不乏市民理想中的侠肝义胆,一方面表现了市民性中的优势,另一方面也通过先说中的理想市民人物形象,对市民理想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满足。

底层市民:平民形象具有浓烈的悲剧性,他们大多从乡下汇入城市当中,在乡村与市民文化的夹缝中苦苦挣扎,在复杂且内在等级森严的市民社会中难逃底层市民固有的悲剧命运。

 

  • 作品分析

老派市民:

1、 《二马》中以时间为经度,以中英两国的不同空间为维度,将老马这一老派市民得过且过的性格彰显无余。为躲避中国的战乱逃到了英国,却又在异乡千方百计地寻求相对安逸的生存方式,最终却成为了最悲哀最失败的存在。    

2、 《离婚》中的张大哥,一生热衷于为他人做媒和却说他人不要离婚,他墨守成规,严格遵循既定的生存规则,然而动荡不安的社会并没有为他的墨守成规提供合理的生存环境,社会的冲击与家庭的波动彻底颠覆了他既定的生存规则。张大哥作为因循守旧的老派市民,所遵循规范的颠覆与破裂,代表着中华民族千百年来遵循的生存方式的破碎。

3、 《四世同堂》中的祁老太爷,一心为小家而不顾家国安危,不顾战乱坚持过寿,信仰以礼待人和气生财,甚至对待搜捕的官兵也持以礼节与微笑。

新派市民:

1、 《离婚》中的张天真,一味地追求新潮

2、 《四世同堂》的祁瑞丰,一味地附庸风雅而不顾家国安危,其丑恶嘴脸令人厌恶痛恨。

理想市民

  1. 《二马》中的李子荣,不计钱财及个人的得失,在马氏父子危难的时刻伸出援手相助
  2. 《四世同堂》中的钱默吟,为了民族大义而忍辱负重,胸怀民族理想。

底层市民

  1. 《月牙儿》中的烟花母女,女儿有着美好的理想,她相信并追求爱情,母亲则不相信爱情,为了生计不惜一切代价。文章的悲剧意味在于理想最终妥协于现实,女儿走上了母亲的道路,揭示了对于苦苦挣扎在生命线的底层市民而言,吃饱肚子就是最大的真理。
  2. 《骆驼祥子》中的祥子,在社会的悲剧,性格的悲剧以及命运悲剧的多重压力下三起三落,最终成为了社会病态的牺牲者。

  •  比较扩展

与鲁迅的比较:不同于鲁迅对于反抗社会不公与追求精神自由的时代共名的书写,老舍先生凭借着其深刻的市民记忆经验,为有着不同生存经验的生活在北京市井的几代人,书写了属于他们的优与劣、喜与忧,并表现着生存在皇城根下的市民阶层的不同特征。

老舍的京味幽默:具体表现在语言的口语化与通俗化,故事发生背景的市民化,重礼节的文化心理结构,笑中带泪的反思。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