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文学】沈从文的创作特征

【现当代文学】沈从文的创作特征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6-13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79
  • 知识点概论
  1. 沈从文的小说创作中,塑造了一座供奉人性的希腊小庙,表现了人性的质朴,在现实社会冲击之下人性的失落以及人性的嬗变。
  2. 以乡村作为书写对象,描写湘西生活的“常”与“变”。
  3. 受宗法制与泛神论的影响,表现人性本身的爱与美以及宗法对于人性的压抑。
  4. 书写了一部部远离都市的乡村的梦。
  5. 文体特征的多样化。

  • 结合作品分析
  1. 沈从文的小说中表现人性的纯净质朴,如《边城》中的翠翠性格单纯质朴,祖父的善良以及湘西人性风俗的古朴与真诚,营造了人性中纯真善良的乌托邦。在表现人性的失落方面,如《如蕤》中如蕤不顾等级与年龄的差距突破封建的束缚追求恋爱自由,最终却获得“失败的胜利”,《八骏图》中文明与道德二律背反引起了莫大的焦虑,衣冠庸才们将自己陷入了“文明”的全套中难以自拔,因此在“文明”压抑了道德中的真实人性欲望之后造成了人性的畸形与扭曲,成家的教授在墙上挂美女的海报,追求恋爱自由的主人公借口困在海边推迟了婚期,“文明”与道德中的人性冲突使人性受到了无可挽回的创伤。在人性的嬗变中,《大小阮》写了叔侄二人不同的人生轨迹所产生的后果,小阮积极革命,因历史变革而牺牲,大阮吞没了其革命财产,在社会中以婚姻的方式取得了一定的社会地位,成为了奇怪的时代中坚。
  2. 在“常”与“变”方面,如《长河》中以浣水流域乡村的际遇作为书写对象,写了乡野农村古朴单纯的常态面临社会现代化的变化冲击下无可奈何又无可挽回地走向衰落的故事,“新生活运动”打破了村落生活的平静,单纯的夭夭在波澜中受到了玷污和辱没,乡野间古朴的道德信仰一夜之间分崩离析。
  3. 沈从文在创作过程中以爱与美作为人性之中最高的神性,并以人性战胜神性来体现人性的光辉。《神巫之爱》中人性获得胜利。同时在《医生》《月下小景》中书写了宗法制对于人性的压抑。
  4. 对湘西世界的怀念与赞扬,体现在《边城》中的人性美人情美与风俗美之中,形成了对湘西世界的完整映射,远离都市的藏污纳垢,现实与想象中理想的统一。但同时,也不乏对于湘西世界中存在的不合理之处做出改变的呼吁:《萧萧》中看似完满的结局中隐含着深刻的悲剧意味在于无人能察觉到萧萧命运的悲剧,包括萧萧自己,都在目睹着悲剧命运的无限循环,《丈夫》中的农夫为生计为娼,丈夫的尊严受到了严苛的挑战。
  5. 文体方面,在结构上,以情感的流动作为文章的线索进行描写,并加以民间的因素,如《萧萧》中新媳妇进门的唢呐声,新媳妇的哭作为民间的因素。外在结构方面,如《大小阮》中将大小阮不同人生轨迹作为双线并置的结构进行处理,《新与旧》中以较大的时间跨度做出了单线结构处理。在语言上,东方音乐的雅致忧郁与湘西地区的土语乡音,长句重结构,短句重感兴。
  • 加深印象
  1. 沈从文作为京派的代表作家,有京派作家的创作特征:以乡土为题材体现对于故土的怀念;提倡纯文学远离政治喧嚣;散文化的语言特征。
  2. 沈从文的创作特征与《边城》的创作特征是两个不同但有相同点的框架,在组织答案是可以借鉴,但要加以区分,如在结构上,《边城》以情感流动和时间作为线索。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