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学】 枚乘和《七发》

【古代文学】 枚乘和《七发》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6-19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205

知识点概要

枚乘(枚叔)生活在汉武帝之前的文、景时代,长期做诸侯国吴国、梁国的文学侍从,曾因上书谏阻吴王叛乱而知名,后来为梁孝王门客时,以善写辞赋著称于世。《汉书·艺文志》载乘赋九篇,其《梁王菟园赋》、《忘忧馆柳赋》均为前人所称道,然而以《七发》最为著名。

《七发》是假设楚太子有疾,吴客往问的谈话。“七发”的意义,刘勰以为“七窍所发,发乎嗜欲,始邪末正,所以戒膏粱之子也”(《文心雕龙•杂文》)。李善以为“说七事以启发太子”,后一种解释比较符合作者原意。

结合作品理解

《七发》假托楚太子有病、吴客探视,以问答形式构成八段文字。开头一段为序言,由吴客指出太子病根在于腐化享乐、安逸懒惰,非药石可治;正文共六段,通过太子与吴客的反复问答,由吴客分述音乐、饮食、车马、游宴特别是田猎、观涛等六事的乐趣,以驱除太子懒散的恶习,发蒙解惑;结尾一段归于以“要言妙道”转移太子的志趣,使之霍然病除,显示出讽谏劝谕的良好效果。

《七发》在艺术上的特色是铺张,刘勰说:“枚乘摛艳,首制《七发》,腴辞云搆,夸丽风骇”。但它并不像后来的大赋那样堆叠奇僻词汇,读起来较为平易,而且不乏精彩片段。例如:“其始起也,洪淋淋焉,若白鹭之下翔;其少进也,浩浩岂岂,如素车白马帷盖之张;其波涌而云乱,扰扰焉如三军之腾装;其旁作而奔起也,飘飘焉如轻车之勒兵……”这一段用各种比况描写涛状,奇观满目,音声盈耳,使读者精神震荡,有如身临其境。此外,如前半篇用夸张、渲染手法表现音乐的动听也颇为出色。

《七发》辞藻繁富,多用比喻和迭字,以叙事写物为主,是一篇完整的新体赋,标志着汉赋体制的正式确立,在赋的发展史上有重要地位。新体赋的根本特色,就是以铺张为能事,以适应统一帝国的需要。所以刘勰说:“赋者,铺也,铺采摛文,体物写志也”(《文心雕龙•诠赋》)。《七发》奠定了新体赋的形式,促进了汉代辞赋的发展。它引起后代许多作者的模仿,在赋中形成一种定型的主客问答形式的文体,例如傅毅的《七激》、张衡的《七辩》、曹植的《七启》等,自此以后以七段成篇的赋成为一种专门文体,号称“七体”,各朝作家时有摹拟。

加深印象

汉赋是以骚体的楚辞作为基础而孕育和发展起来的。汉赋的发展最初是抒情的骚体赋,逐渐演变为散体大赋。《七发》即反映了这一演变的完成。它尽管不以赋名篇,但在形式上采用主客问答的方式;在语言的运用上,虽说还残留少数楚辞式的语句,但通篇是杂有韵文的散文;不着重抒情议论,而着重于铺叙描写,甚至从总体看来,有铺写过繁、刻画有余而生动不足的缺点。这些都是骚体赋的解放,标志着汉大赋这一新赋体的正式形成,在赋的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