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论】钟嵘的诗歌理论

【古代文论】钟嵘的诗歌理论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6-21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178

知识点概要

章学诚在《文史通义》中评价道:“《诗品》之于论诗,犹《文心雕龙》之于论文,皆专门名家,勒为专书之初祖也”。《诗品》中所论内容皆为诗歌,是中国诗话的开山鼻祖。

关于《诗品》的创作动机,钟嵘与刘勰基本一致:给予不满意当时的创作与批评。对于创作的不满意是用典用事,宫商声病,及繁密巧似。对于批评的不满意,一是批评专书的“不显优劣”、“曾无品第”。一是口头批评的毫无标准。因此“感而作焉”。

具体分析

钟嵘评诗,特重诗之情感,认为诗的本质就在于“吟咏性情”。从思想渊源上来说,钟嵘这一主张与《礼记·乐记》、《毛诗序》有明显的继承关系,但两者之间的差别显而易见。后者出发点在于政教,而钟嵘则是在揭示诗歌的本质,即诗是人的生命力的流露,诗的本质亦即生命的本质。正因为钟嵘把诗作为人的精神活动的一种表现形式,作为一种生命现象,所以它能够“照烛三才,晖丽万有”,藉此不仅让人与自然对话,而且得以实现人与超自然的生命的沟通,这是两者不同的地方。

钟嵘的“吟咏性情”论一方面与传统儒家诗论相衔接,同时又反映了创作实践和文学理论的最新发展。钟嵘认为,诗人情感的激发,有赖于客观外物的感召;而关于客观外物的含义,钟嵘认为一是指自然物色,一指社会人事。传统儒家诗论主言志,把文学纳入政教的轨道,写诗要求“以一国之事、系一人之本“,“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风”。钟嵘则承陆机“缘情”之说,以个人的生活遭际与诗歌创作相联系,这就冲破了儒家思想的藩篱,大大地拓展了诗歌表现社会生活的领城,丰富和发展了诗歌创作的怨刺传统。

钟嵘以“滋味”立说,从根本上把“滋味”与诗美联系起来,从而为诗歌创作和理论发展作出了贡献。《诗品序》中以五言与四言相较,得到的结论是非常明确的:“五言居文词之要,是众作之有滋味者也,故云会于流俗。”而五言诗之所以有滋味,钟嵘指出:“岂不指事造型,穷情写物,最为详切者耶!”这三句话实际上是对五言诗的审美特征做出的理论概括。按照钟嵘的观点,五言诗的这一审美特征,乃是五言诗之所以能产生美感的基本条件;或者说,从内容与形式和谐结合的意义上创造出来的具体生动而有深刻意蕴的艺术形象,是五言诗欣赏中滋味所产生的源泉。从艺术表现的角度角度,钟嵘还认为诗歌滋味之有无与浓淡,与兴、比、赋手法的运用,有密切的关系。他主张将“赋比兴”作为艺术方法而非修辞手法,强调了诗歌的形象思维特征;在“比兴”中,钟嵘更看重“兴”,以“文已尽而意有余”解释“兴”,更重视“兴”的感发义;“弘斯三义,酌而用之”,主张三法结合使用,以期在更大的思维空间中运用三法,达到“指事造型、穷情写物”的目的。

加深印象

在长期封建社会里,受压抑被损害的人们的痛苦生活,是滋生文学的土壤,钟嵘注意到这一事实,并且主张按照抒情诗歌的特征来反映这一事实,使具有相同或相近遭遇的读者从中受到情结上的感染,达致心理上的平衡,所以钟嵘特别重视“诗可以怨”的传统。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