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论】文笔说在我国文学批评史上的地位

【古代文论】文笔说在我国文学批评史上的地位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6-28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92

知识点概要

文笔说兴起的原因是文学的发展。“文章各体,至东汉而大备”(刘师培《中国中古文学史》),于是,文章的分体研究便应运而生。曹丕、陆机、桓范、挚虞、李充等人都曾致力于文体的辨析。随着文章体式的愈分愈细,又有必要将相近的体裁归并为大类,使大纲细目有条不紊。因此文笔的区分正是反映了文章分类学的进步。但是,如果文笔说仅仅着眼于文体的分类,在文学理论的意义上是不大的。值得注意的是各家对文笔的解释,以及其所显示出的不同的文学观点,而从文笔说的演变中又可了解到文学观念的进展。

具体分析

颜延之关于文笔说的观点,记载于《文心雕龙·总术》中:“颜延之以为:笔之为体,言之文也,经典则言而非笔,传记则笔而非言。”他在文笔之外,又将“言”和“笔”区别开来。范文澜《文心雕龙注》对此作了诠释:“此‘言’字与‘笔’字对举,意谓直言事理,不加彩饰者为言,如《礼经》、《尚书》之类是;言之有文饰者为笔,如《左传》、《礼记》之类是;其有文饰而又有韵者为文。”事实上他把文饰即形式美看作文学作品的必备条件,把质朴无文的“言”排除出文学的范围,从而划出了文学和非文学的疆界。他认为经典“宫而非笔”,未必妥当,因为经典中也有讲究文采的,如《易·文言》,而诗三百篇更是韵文之祖。但于此也可以看出在他心目中尊经观念已非常淡薄,表现了文学思想的解放。后来引起刘勰强烈不满的正是这一点。

刘勰在文笔问题上的议论是针对颜延之的观点而发的:“请夺彼矛,还攻其盾矣。何者?《易》之《文言》,岂非言文;若笔为言文,不得云经典非笔矣。将以立论,未见其论立也。予以为发口为言,属笔曰翰,常道曰经,述经日传。经传之体,出言入笔,笔为言使。可强可弱,六经以典奥为不刊,非以言笔为优劣也。”《文心雕龙·总术》刘勰竭力维护“宗经”的原

则,并不是进步的思想。但是他指出作品不应以文饰的程度定优劣,“出言入笔”,“可强可弱”,应视内容表达的需要,这种见解是可取的。刘勰没有否认文笔之別,《文心雕龙》的文体论部分仍是文笔分类的。

在文笔说中最引入注目的是萧绎的理论。他在《金楼子・立言篇》中阐述了文笔之辨:“吟咏风谣,流连哀思,谓之文。……至如文者,惟须绮縠纷披,宫微靡曼,唇吻遒会,情灵摇荡。”他认为构成“文”的条件不只有韵,更要有美丽的辞藻,动听的音律与激越的情感。这样的“文”更接近今天所说纯文学的概念。萧绎的观点代表了后期的文笔说。

加深印象

文笔说的发展变化,充分说明南朝的文论家对于文学的形式美的要求愈来愈重视,而对于文学的本历特征的认识也愈来愈深化。虽然有些理论起了为形式主义文学推波助澜的消极作用,但其积极意义也是不应忽略的。

文笔的观念在唐初还保留着,及至古文运动兴起后,文笔说遂趋于衰落。于是诗笔之分代替了文笔之分。宋代则又以诗文对举代了诗笔对举。直到清代,阮元为了与桐城派论战,树立骈文的正统地位,才新提起这一历史陈述。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