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文学】《日出》《原野》《北京人》《家》的创作特征

【现当代文学】《日出》《原野》《北京人》《家》的创作特征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7-02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412

知识点概论

《日出》以陈白露的休息室和翠喜的房间作为故事背景,表现并批判了一个金钱腐蚀下现代社会对人性的扭曲和摧残,片段式描写结构。

《原野》以农村复仇题材,表现了原始的力,以及封建宗法观念给农村所带来的重创。

《北京人》对原始社会、现代社会以及理想社会进行了表写,对家庭平静的琐碎小事与人物冲突进行描写,表现了旧的家族制度与封建的思想观念对于人性的摧残。

结合作品分析

(一)、《日出》的主旨及人物形象:

主旨:表达了“损有余而奉不足”的思想,不足在于翠喜以出卖皮肉来维持生计,小东西最终逃不过被玷污的厄运。有余在于故作多情的顾八奶奶认为有钱可以随意结婚与离婚的乔治阶级的断层形成了社会的极端分化,最终造成上层阶级的堕落与底层阶级的悲剧命运。

人物形象:作者通过塑造了陈白露的形象,表达了对于社会现象的一些思考。陈白露天真纯洁,赞美洁白的雪,救出小东西,欢喜太阳欢喜春天,但沉沦于金钱世界,被资本主义世界深深吸引。陈白露的自我觉醒与反抗体现在自我意识觉醒却发现难以自救后,以死亡的形式进行激烈的反抗。

(二)、《原野》的戏剧冲突与人物形象

戏剧冲突:外部冲突表现在与焦母的对抗与制衡,焦母的算计与周旋,产生了与仇虎尖锐的矛盾冲突。内部冲突表现在仇虎的报仇以“父债子还”的思维方式进行报复,但焦大星是无辜的,仇虎的行为并没有触及到黑暗制度本身,因此在焦母与之对抗时,仇虎反而心生愧疚而于心不安。

人物形象:仇虎代表着最原始的力,不受封建家庭与金钱利诱的束缚,一切行为以报仇作为中心,其代表的是人类最原始而本真的力量与魅力。

(三)《北京人》人物形象

曾文清:有着古代文人所赞许的飘逸潇洒,但由于长期受到封建思想的浸染,不表达内心的情感,成为了一个空壳一般的人。

曾皓:以“礼教”作为掩盖自己虚伪内心的手段,其本质是虚伪且自私的。

愫芳:不善言辞,逆来顺受却不懦弱,是爱与美的象征,将爱给曾文清,最后与瑞贞的出走是心灵的升华。

(四)戏剧《家》与巴金的《家》之不同

1、 从人物方面,话剧《家》仅保留了三个主要人物形象,故事线索的范围有所缩小。

2、 话剧《家》从批判封建家庭具体到批判封建婚姻制度。

3、 从情绪上,从对于封建制度的激烈批判转为哀伤的情绪。

4、 从结构上,由三部曲的衔接转变为完整的结构,以瑞珏伴着杜鹃声结婚又伴着杜鹃声死亡,完整的悲剧结构就是瑞珏本身。

加深印象

1、曹禺的创作,既有意象意境方面对于古典的借鉴,同时也有“三一律”等对于西方戏剧创作方式的借鉴。

2、曹禺的戏剧创作具有浪漫主义的色彩,体现在《雷雨》中对于未知命运的难以捉摸,表现了一种神秘色彩。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