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论】沈约与齐梁声律论

【古代文论】沈约与齐梁声律论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7-03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204

知识点概要

魏晋至南朝,随着诗歌创作的逐步繁荣,风气上开始“性情渐隐,声色大开”,注重语言的形式美和音乐美,是当时诗歌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中国的声律论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逐渐产生和发展起来的。沈约声律论的产生,提供了一种便于合乐的作诗方式,增加了形式美感,规定了四声八病,但也对诗歌创作带来了一定的束缚,使之产生了形式主义的流弊。

特征分析

齐梁时期声律论的具体内容,就是后世所谓的“四声八病”之说。

所谓“四声”,即《南齐书·陆厥传》所言“以平、上、去、入为四声”,指的是汉字的声调。其实在沈约的《四声谱》之前,周顒已有《四声切韵》之作,这一点沈约自己也承认,而不敢贪为己功。我们现在之所以把沈约看做代表人物,是因为周顒的四声理论时应用于文字,而沈约首次把四声理论运用到文学创作中。

所谓“八病”,即是沈约等人将四声的区别同传统的诗赋知识相结合,研究诗句中声、韵、调的配合,并规定了一套五言诗应避免的声律上的毛病,即“病犯”,也就是后人所记述的“八病”。如下:

(一)平头——“平头诗者,五言诗第一字不得与第六字同声,第二字不得与第七字同声。同声者,不得同平上去入四声。犯者名为犯平头。”(引号内为《文镜秘府论》原文,下同)

(二)上尾——“或名云崩病。”“上尾诗者,五言诗中第五字不得与第十字同声,名为上尾。”

(三)蜂腰一一“蜂腰诗者,五言诗中一句之中,第二字不得与第五字同声;言两头粗,中央细,似蜂腰也。”

(四)鹌膝——“鹤膝诗者,五言诗中第五字不得与第十五字同声;言两头细,中央粗,似鹤膝也。”

(五)大韵——“或名触绝病。”“大韵诗者,五言诗若以“新”为韵,上九字中更不得安‘人’‘津’‘邻’‘身’‘陈’等字,既同其类,名犯大韵。

(六)小韵——“或名伤音病。”“小韵诗者,除韵以外,而迭有相犯者,名为小韵病也。”

(七)傍纽——“亦名大纽,或名爽切病。”“傍纽诗者,五言诗一句之中有‘月’字,更不得安‘鱼’‘元’‘阮’‘愿’等之字。此即双声,双声即犯傍纽。”‘’‘’‘’‘’‘’

(八)正纽——“亦名小纽,或名爽切病。”“正纽者,五言诗‘壬’‘衽’‘任’‘人’四字为一纽,一句之中已有‘壬’字,更不得安‘衽’‘任’‘人’等字。如此之类,名为犯正纽之病也。”

声病说的目的,原不过欲使“宫羽相变,低昂互节”,以求声调之变化错综,比自然的音律,益发具体而已。而此严密繁琐的格式,则有时反斫丧自然的音律。

加深印象

声律论不仅是南朝时期的成果,它经历了一个由自然出现到人为总结、规定并适用于诗歌创作的发展演变过程。《诗经》、《楚辞》这些早期的文学作品便是“诗、乐、舞”三位一体,具有自然的音乐美。汉代一些文学创作者也注意到使用语言文字过程中要讲究音乐性,如司马相如论赋时说:“一经一纬,一宫一商。此赋之迹也。”到了魏晋,写作时讲究声律已经成为一种风气,陆机的“音声迭代”就是说文学的声律是由语言的声和音的更换迭替组成的文章。其后,范晔又提出了“性别宫商,识清浊,斯自然也”的主张。但他们谈论的都是比较自然的音律。也就是说,在齐梁声律论产生之前,诗赋创作并非不讲声韵,但那时讲得都是自然的声韵,多与音乐有关。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