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学】建安文学

【古代文学】建安文学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7-09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57

知识点概要

汉末建安时期,我国文学有了重大的变化,这些变化标志着文学发展的新时期已经来到了。 这一时期,文坛上涌现了大量的作家,“三曹”、“七子”和蔡琰是其中的代表。他们都曾被卷入极度动乱的时代漩涡,生活和思想都有较大的变化。他们继汉乐府之后,打破了汉代文人诗歌消沉的局面,第一次掀起了文人诗歌的高潮。他们直接继承了汉乐府民歌的现实主义精神,反映了丰富的社会生活,表现了新的时代精神,具有“慷慨悲凉”的独特风格,并且形成了“建安风骨”这一优良传统。同时他们普遍采用新兴的五言形式,奠定了五言诗在文坛上的坚固的地位。在这一时期,赋与散文也表现出了新的面貌。

结合作品理解

曹操的诗极为本色,艺术上的显著特点是用朴质的形式披露他的胸襟,使人读其诗如见其人。他是一个雄心勃勃的政治家和军事家,所以诗也是“如幽燕老将,气韵沉雄”。尽管在语言形式上极接近汉乐府,却有自己的独特风格。曹丕的诗歌有两个比较明显的特点:一个是描写男女爱情和游子思妇题材的作品很多,而且写得比较好;一个是形式多种多样,四言、五言、六言、七言、杂言无所不有。但成就较高的是五言诗和七言诗。他的以乐府古题写时事的作法对后来的新乐府诗有很大的启示。从他这种旧题新事乐府到杜甫的“即事名篇”的新题新事乐府,再到白居易等人掀起的新乐府运动,可以清晰地看出一脉相承的发展。

曹丕的诗歌有两个比较明显的特点:一个是描写男女爱情和游子思妇题材的作品很多,而且写得比较好;一个是形式多种多样,四言、五言、六言、七言、杂言无所不有。但成就较高的是五言诗和七言诗。曹丕也比较擅长散文。他著有《典论》一书,可惜大部分篇章都已散佚或残缺不全,较完整的只有《自叙》和《论文》两篇。《自叙》善于叙事,其中写到一些较量才艺的细事,都能真切地传达出当时的情景。《论文》则善于议论,其中无论是对当时文人的批评或对文学观点的表述,都简明中肯。此外,他的《与吴质书》、《又与吴质书》悼念亡友,凄楚感人,对后来短篇抒情散文的发展是有影响的。曹丕这些散文表现了建安散文通脱自然的共同倾向,但又具有自己清丽的特色。

曹植后期备受迫害和压抑。《赠白马王彪》是诗人后期的一篇重要作品。诗人的感情虽然十分悲愤激切,却不是一味的直接倾诉,往往通过叙事、写景,或通过哀悼、劝勉等方式宕开去写,这就把感情表现得沉着从容,丰富深厚。此外,他的《吁嗟篇》以转蓬为喻形象地描写了他“十一年中而三徙都”的生活处境和痛苦心情。《野田黄雀行》则表现了他对迫害的愤怒和反抗。

“七子”之称出于《典论•论文》,指孔融,陈琳,王粲,徐干,阮瑀,应玚,刘桢七人,王粲是“七子”中成就最高的作家,《文心雕龙•才略》称他为“七子之冠冕”。他能诗善赋。诗以《七哀诗》为最有名,是汉末现实的真实写照。

建安时期的主要成就是诗歌,但辞赋和散文创作也表现出新的风貌。就辞赋而言,这时期汉代那种铺张堆砌、典重宏丽的大赋消沉了,而篇制短小、富有诗意的抒情小赋却有较大发展。其主要代表作品,有王粲的《登楼赋》和曹植的《洛神赋》。建安时期的散文趋于自由通脱,抒情、叙事或议论,都显得生动活泼。曹操的《让县自明本志令》写其一生的心事,披露心迹,坦率无隐,文笔简朴而又有政治家的锋芒,具有“清峻”、“通脱”的特点;孔融的《论盛孝章书》叙盛孝章危困处境及希望曹操援引之意,情恳意切,确乎“气辩骋辞,溢气坌涌”(《后汉书,祢衡传》);曹植《与杨德祖书》、《与吴季重书》论文议事,文笔锋利简洁。此外,曹丕《典论》中的《自叙》善于叙事,《论文》议事简明中肯;诸葛亮的《前出师表》说理恳切周致,也为脍炙人口的名篇。

加深印象

所谓“建安风骨”,是指在汉乐府民歌现实主义传统影响下,建安作家的作品内容和风格所表现出来的时代特色。“建安风骨”的基本精神,是诗歌要深刻地反映社会现实,亦即自《诗经》、汉乐府民歌以来所形成的现实主义精神。因此,自魏晋以降,具有进步倾向的文学理论批评家刘勰、钟嵘等便用以批判和抵制形式主义文风;具有进步倾向的诗人也以之作为自己诗歌创作的榜样。魏晋南北朝时期,凡艺术成就较高的诗人如阮籍、左思、鲍照等,都继承和发扬了“建安风骨”的传统;唐初具有革新精神的诗人陈子昂仰慕“建安作者”,其诗作深受建安诗人的影响。同时,他为了反对齐梁绮靡文风,推动诗歌革新运动,也高举起“汉魏风骨”的旗帜,以建安诗人作为创作的先驱榜样。伟大诗人李白称诗歌“自从建安来,绮丽不足珍”(《古风》第一首),对建安风骨也给以极高的评价。陈子昂的诗歌主张和李白对建安风骨的推崇,对开拓有唐一代诗歌新风,有重要意义。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