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论】陈子昂的复古主张

【古代文论】陈子昂的复古主张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7-19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95

知识点概要

一代有一代之诗风,盛唐时期雄浑朴实、刚健清新诗风的形成,是与陈子昂的率先倡导分不开的。刘克庄在《后村诗话》中说:“唐初王、杨、沈、宋擅名,然不脱齐梁之体。独陈拾遗(陈子昂曾官居右拾遗)首唱高雅冲淡之音,一扫六朝之纤弱,趋于黄初、建安矣”,对陈子昂在唐诗发展中的地位和贡献作了明晰而概括的表述。

具体分析

在唐初几十年间,整个诗坛弥漫着齐梁余风,无论诗歌风格与内容,都未能摆脱六朝宫体轻靡纤弱的桎梏。尽管初唐四杰在他们的创作中已有所突破,但并未形成风气,因而无力冲破齐梁文风的束缚。陈子昂是初唐诗坛上第一位自觉地起来提倡汉魏风骨,反对齐梁余绪的杰出诗人。他在《与东方左使遒咏修竹篇序》中说:

文章道弊五百年矣。汉、魏风骨,晋、宋莫传,然而文献有可征者。仆尝暇时观齐、梁间诗,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每以永叹。思古人,常恐逶迤颓靡,风雅不作,以耿耿也。一昨于解三处,见明公《咏孤桐篇》,骨气端翔,音情顿挫,光英朗练,有金石声。遂用,发挥幽郁。不图正始之音复睹于兹,可使建安作者相视而笑。

在文章中,陈子昂对齐梁文风提出了两点批评:一是“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二是“汉魏风骨,晋宋莫传”。前者是说齐梁文学只讲究华丽的辞藻,而缺少深微的情志寄托、缺少诗人真实情感的抒发。后者是说晋宋之后的诗歌缺少汉魏诗歌那种有充实内容的强烈的艺术感染力量,缺少那种“骨气端翔,音情顿挫,光英朗练,有金石声”的风骨强劲的作品。这两点批评,概括了六朝,特别是齐梁诗的弊端,击中了要害。

陈子昂追求风雅兴寄,是说诗歌要像《诗经》中的“风雅”那样,无论抒情言志,都要有充实的内容,言之有物,寄怀深远,因物喻志,托物寄情。他又将汉魏风骨与风雅兴寄联系起来,所以这里提倡复归风雅的目的就不只是美刺比兴,而是要追寻多悲凉慷慨之气的建安风骨,寄托济世的功业理想和人生意气。他自己的《感遇》三十八首就借咏物叙事抒发自己壮志情怀和以物喻人,托物喻志,寄托自己对社会政治的主张和见解,是他对自己的“兴寄”主张的最好的实践和最明确的注解。

陈子昂关于风骨的见解,继承了前人的风骨论。他的风骨内涵,根据他在《修竹篇序》对齐梁诗歌“汉魏风骨,晋宋莫传”的批评,应该就是指建安诗风。即指具有鲜明爽朗的思想感情和精要劲健的语言表达的艺术风格,具有风清骨峻的特点。亦即是“骨气端翔,音情顿挫,光英朗练,有金石声”的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和震撼力。陈子品的《登幽州台歌》可以说正是具有这种风格的作品。

加深印象

陈子昂的诗歌理论,加上他的创作实践,终于廓清了初唐半个世纪齐梁余风的影响,迎来了对形式主义柔靡诗风的理论武器。在这之后,李白的“复古”主张,以及后来韩、柳倡导的古文运动和元、白倡导的新乐府运动,无一不受到陈子昂的影响,他们和陈子昂的这些革新主张是一脉相承并加以发扬光大的。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陈子昂无愧为唐代文学革新运动的先驱者。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