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论】韩柳古文运动的主张

【古代文论】韩柳古文运动的主张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7-19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50

知识点概要

唐代是我国封建社会的黄金时代,经济与文化都取得了灿烂的成就,文学运动声势浩大。在散文领域,以韩愈、柳宗元为代表的古文运动应运而生。在这场运动中,韩柳等古文家坚决提侣古文,反对骈文,推行文体改革,具体表现在下列两方面:一是变六朝骈文末流内容贫乏、思想空虚的作风为思想内容充实的作品,一是变骈文堆砌词藻、专事涂泽,对偶使事、讲究声律,为不拘一格的直言散体。在表面上,韩柳倡导的古文运动是以复兴儒学相号召,但从本质论,实际是一场以复古为革新的文学革命。

具体分析

韩愈与柳宗元是唐代古文运动的领袖。他们不仅有成功的创作经验,而且有明确的宗旨和理论。唐代古文运动的胜利,与韩柳的理论建树密切相关,总的精神是在继承古代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大胆革新。

首先,针对骈文摆脱现实的不良倾向,响亮地提出了“文以明道”或“明现”的理论。韩愈《送陈秀才彤序》:“读书以为学,缵(同纂,撰写)言以为文,非以夸多而斗靡也,盖学所以为道,文所以为理耳。”柳宗元《答韦中立论师道书》:“始吾幼且少,为文章以辞为工;及长,乃知文者以明道,是故不苟为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以为能也。”韩柳所论虽然也是儒家之道,但并不是简单的复古,而是根据时代精神,巧加变化,而各道其所道。

如柳宗元所说“道假辞而明,要之之道而已耳。道之及,及乎物而已耳。”他提倡古文反映客观社会生活的“及物之道”,并进一步批判了“藻绘文字”、“无益于世”的唯心之道。在这“道”的统帅下,于是他又提出了“文之用、辞令褒贬、导扬讽谕”的文学主张。这就是提倡文学有为而作。他对于文学的任务,颂什么,反对什么,都有明确的意见。主张通过古文的“褒贬”、“讽喻”作用,达到文学为政治服务的目的。

至于韩愈之道,则较复杂,既有保守的一而,又有突破传统的进步一面。他鼓励人们“无惑于旧说”,要対儒家之道有所批判与发展,他的古文之道,立足于现实,富有真实性和斗争性。他把文以明道”的理论加以推衍,就具体表现为言之有物的“不平则鸣”。

其次,“气盛言宜”,倡导加强道德修养。文学创作是主客观的统一。从客观方面看,反映的对象是“及物之道”、“不平”之“物”。而从创作主体言,文学是用来表情达意的,思想境界高则格调也高,反之亦然。所以作家必须加强道德修养锻炼。

韩柳十分重视文学语言的创造性。文章之“道”,必须通过文学语言来实现。在语言艺术上,柳宗元坚决反对剿袭而力主独创。文章的“立言状物”、“引笔行墨”,应力求做到“快意累累,意尽便止”,决不能像骈文末流那样叠床架屋,空洞堆砌词藻。而要做到“意尽便止”,就要强调锤炼语言的重要性。韩愈更是语言艺术的大师,他也明确指出“辞不足不可以为文”,要求文学语言做到“丰而不余一言,约而不失一辞”。所以他在文学语言上提出了“惟陈言之务去”,“自树立不因循”的原则,强调“文从字顺”的重要。

加深印象

韩愈在《答李翊书》中提出的“气盛言宜”之论,与孟子的讲究“浩然之气”含义相同,都是强调作家的仁义道德修养造诣很高而体现出的一种精神气质,一种人格境界。至于在《送孟东野序》中提出的“不平则鸣”论,则是与司马迁“发愤著书”一脉相承,都是认为作家、诗人在不得志时,就会用创作的方式抒发自己的思想感情,表达自己的内心情志。在继承的同时,“气盛言宜”、“不平则鸣”论也对后代以气论文、诗穷而后工的理论观点产生了影响。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中南大学简介
Posted on 06月03日
2015年黑龙江大学中国古代文学复试考试大纲
Posted on 06月26日
【古代文学】南北朝骈文
Posted on 07月19日
安徽大学简介
Posted on 05月23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