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学】谢灵运与山水诗

【古代文学】谢灵运与山水诗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7-23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87

知识点概要

早在《诗经》和《楚辞》的时代,诗中就出现了山水景物,但那往往只是作为生活的衬景或比兴的媒介,而不是作为一种独立的审美对象。到了汉末建安时期,曹操的《观沧海》才算是中国诗歌史上第一首完整的山水诗,统治晋宋文坛的玄言诗,也时以山水为点缀。但大量创作刻画山水景物的诗篇,却自谢灵运始。谢灵运是开启一代新诗风的首创者,即从重性情的古朴之风向重声色的唯美之风嬗变的第一人。山水诗的出现,不仅使山水成为独立的审美对象,为中国诗歌增加了一种题材,而且开启了南朝一代新的诗歌风貌。

结合作品理解

谢灵运的山水诗,绝大部分是其做永嘉太守之后写的,因而主要描写永嘉、会稽、彭蠡湖等地的自然景色。这些诗的特点是富丽精工,清新自然。鲍照赞其诗“如初发芙蓉,自然可爱”, 谓其诗“名章迥句,处处间出”,恰当地指出谢诗不少诗句描写生动自然的特点。如“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登池上楼》)之写初春清新景色,“”春晚绿野秀,岩高白云屯”(《入彭蠡湖口》)之写暮春光景,“野旷沙岸净,天高秋月明”(《初去郡》)之写秋,“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岁暮》)之写冬等都从不同角度揭示出自然之美,给人以艺术享受。在艺术上,谢诗体物写貌,极意创新,也给当时诗坛吹送进新鲜气息。

在谢灵运大力创作山水诗的过程中,为了适应表现新的题材内容和新的审美情趣,出现了“情必极貌以写物,辞必穷力而追新”和“性情渐隐,声色大开”的新特征。谢诗富丽精工的语言风格也被后人评价为“自然”,是与时人之诗作比较而显现出来的。与颜延之的“铺锦列绣”“雕缋满眼”比,谢诗显得“自然”。与“淡乎寡味”却充斥诗坛的玄言诗比,谢诗中的山姿水态与典丽新声让人感到清新鲜丽、自然可爱。其实谢灵运的“自然”是刻意经营安排、琢磨锻炼之自然,唐释皎然称这种“自然”是“尚于作用”的“自然”。沈德潜说:“陶诗合下自然,不可及处,在真在厚。谢诗经营而反于自然,不可及处,在新在俊。陶诗胜人在不排,谢诗胜人正在排。”(《说诗晬语》卷上),谢灵运开创了山水诗派,对扭转玄言诗风及促进诗歌的发展有重大贡献。在艺术上谢诗精心雕琢、刻意创新,为齐梁之后的新体诗打下一定的基础,但这种刻意追新,过分雕琢,又使得谢诗产生不可避免的瑕疵,也开启了南朝诗歌崇尚声色的弊端,有其消极影响。

加深印象

谢灵运的山水诗为他引来了赞誉与推崇, 开一代风尚, 影响所及, 竞相模仿学习。“每有一诗至都邑, 贵贱莫不竞写; 宿昔之间, 士庶皆偏, 远近钦慕, 名动京师。”对于后世来说, 谢灵运也是一代宗师, 特别是唐宋的一些著名文人极度推重谢灵运及其创作成就。李白在他的作品中一再提到谢灵运, 对谢灵运游览山水、创作山水诗篇表达了热烈的向往与倾倒: “谢公入彭蠡, 因此游松门”、“且从康乐寻山水, 何必东游入会稽”、“脚著谢公屐, 身登青云梯”、“谢公宿处今尚在, 绿水荡漾清猿啼”; 杜甫称赞谢灵运说: “焉得思如陶谢手, 令渠述作与同游”; 陆游也说: “陶谢文章造化奇, 篇成能使鬼神愁” ……除李白、杜甫、陆游外, 从南朝齐梁时的谢朓、何逊、阴铿、庚信, 到唐代的王维、孟浩然、韦应物、柳宗元等著名诗人的创作里, 我们也都可以寻觅到谢灵运山水诗的影响来。唐释皎然誉之为“诗中之日月”,“上蹑风骚,下超魏晋”(《诗式》卷一《不用事第一格·文章宗旨》),虽未免过誉,但谢灵运毕竟为山水诗的建立和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