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论】白居易批判现实的诗歌理论

【古代文论】白居易批判现实的诗歌理论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7-23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347

知识点概述

李、杜而后,诗坛作风分为两派。韩、孟重艺术而偏于奇警,元白则尚自然而趋于平易,这是诗歌创作风貌上的不同。但在诗歌理论上,两者又都是延续陈子昂以降的复古文学主张。在诗歌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上,诸如它产生的根源、社会作用等方面,白居易都本着批判现实的原则,通过对传统儒家诗论的抉择和扬弃,提出了许多新观点、新要求。

具体分析

关于文学创作的源泉,我国早期儒家文论已有不少见解,白居易的诗论继承了这些观点,又有自己的发展。从诗歌“感于事”这一说法上看,便与前人的内核不尽相同。白居易所谓的“事”,主要是指社会现实中的不平之事,相较之下,以往文论中提到的感人心的“事”定位就比较模糊不清,至于刘勰所说的“物色”,范围局限于自然景物,就比较狭窄了。

白居易诗歌理论的核心是强调创作要有为而作,不为艺术而艺术。他说过:“总而言之,为君为臣为民为物为事而作,不为文而作也。”(《新乐府序》)他对诗歌的抒情本质是有深刻认识的,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莫始乎言,莫切乎声,莫深乎义。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不过强调的重点是“义”,有强烈的现实功利性。他提出“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与元九书》),提出了“为时”、“为事”而作的观点,所谓“为时”、“为事”就是主张用同情的笔触来抒写反映下层劳动者生活的苦难,揭示时政的弊端。

白居易强调诗歌的“刺”(讽刺、讽谕)的一面,不主张“美”(歌功颂德),他说:“欲开壅塞达人情,先向歌诗求讽刺。”他主张讽刺诗要写得激切、直率,不要《毛诗序》提出的所谓“发乎情,止乎礼义”,不要“主文而谲谏”,要大声疾呼揭露弊政,为民请命,这在古代文论家中是少有的。这种观点主张文学创作要干预现实,批判黑暗社会,加强了我国古典诗歌的现实主义传统,对后代有极大影响。

加深印象

白居易诗论也有其弊病。主要表现在:一、过分强调了诗歌的针砭时弊的实用功能,而忽视了,甚至或有意排斥和否定审美娱乐功能,否定诗歌的艺术性,对历史上一些优秀诗人的名篇名句,如谢眺的“馀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这样千古名句,也斥之为“嘲风月、弄花草而已”,实在太偏激了。二、他要求诗歌要“救济人病,裨补时缺”,因此,创作要用“实录”的方法,否定了诗歌要用想像、夸张的艺术手法,这样诗歌岂能不枯涩干瘪,缺乏丰满的艺术形象?他自己的少数诗歌就不能不说有这种缺点。三、在艺术表现上,忽视艺术要含蓄蕴籍,主张“其言直而切”,“首句标其目,卒章显其志”,必然诗歌直白浅露,他的少数诗歌就正有这种缺憾,不能不说这是与他的诗歌理论有关。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