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学】初唐“新变”之四杰

【古代文学】初唐“新变”之四杰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8-16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138

知识点概述

唐高宗至武后初年,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以文章齐名天下”。四杰针对“争构纤微,竞为雕刻”的上官体,提倡清新刚健的骨气。其作品的突出成就乃是在既有体制内展现了题材的开拓与情感的升华,使诗歌突破宫廷的应制酬唱,更为生活化与个人化。他们的作品反映了下层一般士人的精神风貌与创作追求,具有变革诗风的力量。

艺术特色

一、题材上,从宫廷走向市井和关塞沙漠。如卢照邻《长安古意》、骆宾王《帝京篇》等篇目,对帝京长安的风貌以及上层贵族的生活作了铺张扬厉的描写,具有广泛的时代内涵,颇有汉代都城赋的风韵。骆宾王《早秋出塞》《边城落日》等作品首开边塞诗之先声,传达出丰富的生活实感。杨炯《从军行》通过对边塞的想象性建构,延续了建安文学梗概多气的特质,又具有新的内涵。

二、情感上,变游戏应酬而为抒发个人与家国情思。如上文卢骆二人虽极写长安都市之繁华,落脚点却是表达一切如过眼云烟,转瞬即逝,因而有异于齐梁宫体诗的情调。再如卢照邻《行路难》,以“君不见长安城北渭桥边,枯木横槎卧古田”起兴,在世事变迁与历史兴亡中寄寓“人生贵贱无终始,倏忽须臾难久侍”的人生感慨。这些作品都可谓“本在摅情,非关应制”,初唐诗风的变化实肇始于此。

三、体制上,以歌行、五律之“旧瓶”,装倜傥意气之“新酒”。七言歌行是在融合七古和骈赋,吸收南朝乐府和近体诗特征的基础上形成的,以五七言为主,杂以三言,于工丽整练中带着流动宛转的气势。四杰发挥了这一体式的优长,使之更有利于抒发逸兴壮思。五律虽然讲求精工,但四杰的作品依然透露着慷慨之气。如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胡应麟评为“兴象宛然,气骨苍然”。(《诗薮》)

加深印象

一方面,四杰摆脱了当时盛行的颂美助兴的陈词滥调,融入了现实人生与自我感受,增加了作品的批判和反省功能。与王绩的孤标傲世不同,四杰有着很强的革新意识,因而真正引导了唐初文坛风气。其作品确实是“高情壮思,有抑扬天地之心;雄笔奇才,有鼓怒风云之气”(王勃《游冀州韩家园序》),以至于“积年绮碎,一朝清廓。……后进之士,翕然景慕,久倦樊笼,咸思自释”(杨炯《王勃集序》)。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承认他们一些作品描写之繁复与用典之庞杂,未脱堆砌辞藻、追求声韵的旧习。杜甫所谓“杨王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道出四人依然是当时华丽诗风的代表。当然,这也在侧面证明了没有任何一种文学风格是激变的,它总是逐渐出现,或者局限于特定的几个或几个人。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