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文学】十七年散文创作特色

【现当代文学】十七年散文创作特色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8-16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128
  • 知识点概论
  1. 十七年散文,包括五十年代盛行的通讯、报告文学,以及一些作家在政治压力之余对于个体生活与个体意识进行的大胆探索。此外,十七年散文鼎盛时期是在1961年,杨朔、秦牧、刘白羽的创作为十七年散文创作做出了重大贡献。
  2. 1961年散文年对散文创作有意识的倡导和扶植,报刊杂志辟出阵地刊载散文作品,为散文的问世提供了丰沃的“土壤”。

  • 结合作品分析
  1. 杨朔的散文创作:杨朔的散文最讲究“诗意”,他曾经自陈“我在写每篇文章时,总是拿着当诗一样写”,其中创作中的“自我”总是被置换为普通的劳动者,使得他的作品未能摆脱服务于现实政治需要的巢穴,形成了“诗意+政论”的模式。其“以诗为文”的艺术主张,是通过内在的诗意和外在的诗化手段来共同实现的。
  2. 刘白羽的创作特色:刘白羽对壮美的事物情有独钟,他秉承“入境”“激情”“真理”的逻辑顺序,常常以庄严的思考作为文章的结尾方式,让所有壮美的事物与壮美的时代天然地融合在一起。而作家的“自我”便自然转为时代的号角,成为了时代的传声者,形成了激情+政论的模式。
  3. 秦牧散文的创作特色:秦牧的散文通常在一个预设的主旨下,将与此主旨相关的知识、传说、趣闻等串联起来,引此去彼,通过联想和比喻,最后得出规律性的认识,即哲理结论。大量的知识替代了作家的“自我”,其散文在本质上体现了一种“知识+政论”的模式。
  4. 散文年:1961年,在严重的经济困难面前,党和政府下决心进行政策调整,提出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这一切调整措施虽然并未从根本上改变自“反右”后愈演愈烈的左倾错误,但在一定程度上为作家减轻了政治压力,为创作的复苏和发展提供了一种客观的“可能性”。如对散文创作有意识的倡导和扶植,报刊杂志辟出阵地刊载散文作品,为散文的问世提供了丰沃的“土壤”——正是在这种主客观条件下,散文的创作才在国民经济出于严重困难时期凭借它自身的文体优势再一次迅速“勃起”。1961年也理所当然的被人们称为“散文年”。
  • 加深印象

十七年散文创作的成就

  1. 50年代初,纪实性的通讯、报告、特写,在散文创作中占有绝对的分量。当时通讯、报告的取材,一是大规模的建设景象,二是朝鲜战争。如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真挚的情感,对典型情景的选择与提炼,使得该作品在当时广为流传。散文的复兴也出现了一些作品,如老舍的《养花》,作品表现了作家回到个人性情,个人生活体验上的努力,并增强了个性化的语言和表达方式。
  2. 60年代初,60年代初“散文复兴”中,杨朔、秦牧、刘白羽被认为是成就突出且对当代散文艺术做出贡献的作家,杨朔的散文讲究诗意,包括谋篇布局的精巧,锤炼词句的用心。以及诗的意境的营造,从日常生活与事物中提取了宏大的政治性主题的诗意模式时,靠某种带有个人独特取材,,也与古典散文建立联系,使观念的表达不那么直接、简单,在当时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刘白羽的作品经常采用现实生活场景和战争年代记忆相交织的构思模式,代表作品有《日出》《灯火》《长江三月》等,他记叙事件,也描绘场面,最主要的是激越的感情。秦牧的散文表现了重视“知识性”的特点。在语言、叙事方式上,可见到杂感与随笔的调和。文章有着清晰的观念框架和论证的逻辑线索。一些被称道的作品如《土地》《花城》等,得益于更多的情感的融入,和材料组织所显示的联系的丰富性和从容性,夹叙夹议也增添了谈天说地的趣味。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