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论】道学家的文论

【古代文论】道学家的文论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8-21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203

知识点概述

  1. 道学家的文学观念是时代背景的产物,也是学术演进自然趋势的结果,是对唐人复古风气的继承并进一步发展。
  2. 周敦颐开道学风气,并提出“文以载道”说,他认为作文不可偏重于文辞,但并不是说只致力于道德而忽视文辞,所以他的“文以载道”,虽有重道轻文之意,但尚无重质废饰之说。也就是说,他虽然把文章作为道的载体和工具,但仍不废弃这个工具的审美特性。
  3. 程颐、程颢在继承周敦颐“文以载道”的基础上将之推演,逐渐趋向极端。他们一方面把文和道对立起来,认为学文害道;另一方面又把文与道合为一,认为明道则能文。所以他们认为文不可学,也不必学。
  4. 程门弟子的论文之语中说明了之所以要重道的理由,他们认为在道未明之前,重在体会,所以不能限于文辞束缚;而在道已明之后,则重在实践,所以用不到文辞。这样,完全以道为中心,就形成了重道轻文的倾向。

结合作品分析

周敦颐云:“文所以载道也,轮辕饰而人弗庸,涂饰也。况虚车乎?文辞,艺也;道德,实也。美则爱,爱则传焉。贤者得以学而致之,是为教。故曰:‘言之无文,行之不远。’”这一段话固然有重道轻文之意,但尚不偏激,主要说学圣人应当求其道德,不能徒溺于文辞。

而程颐则说:“问作文害道否?曰害也。凡为文不专意则不工,若专意则志局于此,又安能与天地同其大也。《书》曰:‘玩物丧志’,为文亦玩物也。吕与叔有诗云:‘’学如元凯方成癖,文似相如始类俳。独立孔门无一事,只输颜氏得心斋。’此诗甚好。古之学者惟务养情性,其他则不学。今为文者专务章句,悦人耳目;既务悦人,非俳优而何。曰:〔古者学为文否? 曰〕:人见六经,便以为圣人亦作文,不知圣人只摅发胸中所蕴,自成文耳。所谓‘有德者必有言也’。曰:游、夏称文学,何也?曰:游、夏亦何常秉笔学为词章也。且如‘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此岂词章之文也!”以为文为玩物丧志,这才是道学家的偏见。

加深印象

  1. 文以载道之说与道学家的文论往往被贬低,但无论他们的理论主张如何极端,如何不符合现代潮流,它们在文论史上也有相当的价值和影响,也有精微透彻的见解,要理智客观地看待。
  2. 强调一个细节,唐代韩愈提出的是“文以明道”,而“文以载道”之说始于周敦颐,所以在回答韩愈的文学主张或中唐古文运动的主张时,应是“文以明道”,而非“文以载道”,二者虽只有一字之差,但后者更强调文章是传道载道的工具,发展到程颐、程颢甚至有因道废文的倾向。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