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学】初唐“新变”之陈子昂

【古代文学】初唐“新变”之陈子昂

作者:yiwang666 时间:2019-08-21 分类:未分类 评论:0条 浏览:885

知识点概述

陈子昂是唐代举起复古大旗的第一人。针对唐初宫廷诗风,陈子昂倡导恢复古诗风雅比兴的传统,并与汉魏风骨相结合;他的诗歌境界扩大,针砭时弊,具有儒家兼济天下的意识。其从理论和创作两方面入手,名为复古,实为新变,为唐诗注入了蓬勃的生命力,从而激发了具有盛世之音的黄钟大吕。

特征分析

  • 陈子昂的文学思想主要体现在《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序》一文中。一方面,文章指斥了“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的南朝文学,提出了汉魏风骨与风雅兴寄并存的诗学主张。这样以来,复归风雅除了美刺比兴之外,也能够表达个人之声,尤其是对建功立业的渴望。另一方面,追求诗歌“骨气端详,音情顿挫,光英朗练”的美学效果,既有昂扬的情思,又不乏声辞之美,从而创造出健康瑰丽的文学风貌。
  • 陈子昂的诗歌内容主要有三类:
  1. 以博大的胸襟看待宇宙人生。如《感遇》其十三云“闲卧观物化,悠悠念无生”。再如《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表达了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悲壮情怀,被李泽厚誉为具有“得风气之先的伟大孤独感”,“时人莫不知也”(卢藏用《陈氏别传》)。
  2. 积极的入世意识与匡时济世的人生情思。《燕昭王》:“南登碣石馆,遥望黄金台。丘陵尽乔木,昭王安在哉?”一方面盼望君主的知遇,另一方面也带有对君臣平等的希冀,可谓不卑不亢。《感遇》其三十五:“感时思报国,拔剑起蒿莱。西驰丁零塞,北上单于台。”表达了作者内心的豪情壮志,具有建安文学梗概多气的特点,故杜甫赞曰“千古立忠义,《感遇》有遗篇”。
  3. 针砭时弊,反抗权贵。《感遇》其三指斥武则天不修边备给人民带来的苦难,表达了“但见沙场死,谁怜塞上孤”的悲悯之心。《感遇》其四:“乐羊为魏将,食子殉军功。骨肉且相薄,他人安得忠?”反对为求一己之私而丧失人性之举。诸如此类,具体而微,反映了对社会现实的强烈干预。

加深印象

从理论上说,此前魏征提出“各去所短,合其两长”,只是把两种风格简单调和;四杰虽在诗坛独领风骚,在理论上则显得浮泛。陈子昂的主张不仅顺应了时代需求,而且更为清晰透辟。之后的张说和张九龄正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阐发了风骨、风雅的内涵,赋予建安精神以新的时代色彩,并提出了革新艺术的具体标准。

从创作上说,陈子昂的革新更多是在诗歌内容,在艺术上则有倒退的嫌疑,这是由于其忽视了齐梁以来诗艺的新变,有意回避七言诗和律诗,也有议论过多、枯燥的缺点,是皎然所谓“复多而变少”。此外,陈子昂的诗学理想在当时并不构成主流,而是经历了一个后世经典化的过程。

总之,正如韩愈所言“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王士禛云“夺魏晋之风骨,变齐梁之俳优,陈伯玉之力最大”,陈子昂能够绕过主流诗风回归本源,是很有真知灼见的。虽然其诗学主张和文学创作存在一定的偏颇之处,但他的出现好比一个旗帜,标志着为唐诗高潮的到来。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